首页 >> 教師美文 >> 徽語美文 >>【美文】琴心劍膽一美人 作者:高岳山
详细内容

【美文】琴心劍膽一美人 作者:高岳山

3.jpg

琴心劍膽一美人

廬江縣冶父山鎮鋪崗小學   高岳山


        唐代李紳《紅蕉花》詩:紅蕉花樣炎方識,瘴水溪邊色更深。葉滿叢深殷似火,不惟燒眼更燒心。讀之,美人蕉如在目前。

         單位食堂前有一叢美人蕉, 遠看似片片紅霞,近看又如團團紅色的火球,十分美麗壯觀,讓我眼前一亮。詩與眼前景高度一致,讓我對美人蕉格外地垂青。

         美人蕉,就其名字來說,高雅婉約,仿佛是妙齡少女,亭亭玉立,風姿綽約,嫵媚而不失高貴,風流里透著矜持。能以美人命名的花卉恐怕僅此一個,它和美人魚齊名,代表著人類給它們最高的贊譽。

         冬季,美人蕉枯萎,如美人遲暮,轟然倒下,沒有了生命跡象。可春的犁鏵剛翻開沉睡的大地,美人蕉不知不覺地從枯黃的蕉葉中突圍,一片綠色,盤活了一塊地域,一下子扭轉了死氣沉沉的局面。美人蕉是這里的主角,小草高山仰止,在其周圍迅速圍過來,聽從美人蕉的調遣。乍看,美人蕉與玉米和粟的秸稈極其相似,葉子更如孿生似的。葉子蓬勃向上,一路拱衛著稈子。

        伴隨著葉的生長,稈子拔地而起,頂端和在離頂端不遠處往往斜抽出一支花苞,這些花苞像利劍刺向天空。一把把寶劍出匣,寒氣逼人,仿佛是剛從戰場歸來,殷紅的血漬還沒來及擦拭掉。一朵朵紫紅色的花在激情的夏日怒放,似天邊的火燒云在燃燒;若突突突的火苗躥起老高;更像是戰士吹起了沖鋒號,那些手執寶劍的將軍馬未卸鞍,又要沖鋒陷陣,蕩平賊寇。這哪像是弱不禁風的美人,分明是勇武無比的血性男兒。即使是美人,也是男扮女裝的花木蘭、擂鼓戰金山的梁紅玉、大破天門陣的穆桂英等巾幗英雄。這些女中豪杰一身紅妝,出盡了風頭,青史留名,演繹著“誰說女子不如男”的經典橋段。將士凱旋,那雞冠樣子的紅花正好佩戴在英雄的胸前。

         有不愛紅裝愛武裝的俠女,也有玉樹臨風的溫柔女子。當我看到開著黃色花朵的美人蕉時,覺得美人蕉柔情似水,是名副其實的美人胚子。淺綠色的稈子上也是尖尖的花苞,但顯得柔和多了,不鋒芒畢露。花苞中嫩黃中透出斑斕的色彩,待到綻放的時候,金黃色花朵上似繡上了幾塊褐黃色蝴蝶斑的圖案,好像是一位畫師作畫不慎打翻顏料潑上去一樣。可無巧不成書,就是不經意間的失誤造就了一幅難得的佳作。有心栽花花不發,無心插柳柳成蔭。若再刻意潑墨,總是沒有那一剎那的靈感和精彩。五片花瓣綢緞般地軟綿綿、光滑滑,似一方方手帕,如一個個頭巾,若一把把折疊的紙扇。微風中搖曳,美人蕉含情脈脈,顧盼生輝,讓人憐愛讓人歡心。

4.jpg

        看到美人蕉,想起了我心儀的女士,說是初戀有點勉強,就是懵懵懂懂的那種喜歡。那是十八九歲,不諳世事,對愛情是什么根本不懂。記得在校園的一角,我們相遇,正是美人蕉盛開的季節。她撫弄著美人蕉的花瓣,緋紅的臉頰與美人蕉相媲美,只是答非所問的幾句交流,彼此心潮澎湃,熱血沸騰。只可惜畢業后勞燕分飛各西東,終沒有再續前緣。盡管后來都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但心中的那個情結一直窖藏。三十年再聚首,是美人蕉將枯的時候,我們相視一笑,表面云淡風輕的友誼,內心卻蕩起甜蜜的漣漪。她就是一株美人蕉,曾經朝氣蓬勃,那揚起的馬尾辮如一枝含苞待放的美人蕉。歷經風霜的洗禮,她憔悴了,我也滄桑了。美人蕉的影子揮之不去,我的心不知怎么就酸酸的,仿佛被一柄柄美人蕉的利劍刺破硌疼。

       琴心劍膽一美人,是我對美人蕉的贊美之詞。看,一株株美人真的蕉幻化成美人,眼底氤氳著一抹大紅的模糊、一片金黃的朦朧。






 

(徽派美文,分享佳作,支持原創,歡迎賜稿!郵箱:31[email protected]    455075739@qq.com   

  



huipaiyuwen與您一道成長
1452940928953748.jpg








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一肖平特准开奖